人生就是博(中国)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星风采 > 正文 >

【求学记】王乐囡:心怀热爱,向坎坷高歌前进

时间: 2023-05-23 点击次数:次 作者:周欣竺,袁锦竹           审稿:贾仁勇


个人简介:王乐囡,人生就是博(中国)药剂201901班本科生,累计参与线下社会实践5次,“云支教”等校内外公益活动20余次,大学四年参与校级科研兴趣计划项目3项,其中担任项目负责人1次,参加文艺汇演5次。担任大型公益社团学生爱心站部长、财务负责人,任职期间学生爱心站获十佳社团以及香港环境保护协会授予的全国社团贡献奖。个人获2021年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先进个人、校级优秀学生2次、优秀毕业生等15项奖项。现保研至南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5BC1D

转专业路—不畏将来,不困过往

《杀死一只知更鸟》里写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你很少会赢,但有时也会。”对于王乐囡而言,转专业这条路坎坎坷坷,她咬牙坚持下去,努力在新的专业领域前进。

刚看到转专业通知时,王乐囡正因疫情待在家中,疫情下国家急需新药和新冠疫苗,最近又阅读了终南山院士推荐的《新药的故事》,而父亲忽然提议:“要不要考虑转个专业?”。种种契机之下,她萌生了转专业的想法,并在大二下学期时转到了药物制剂专业。查阅资料后,她本以为药物制剂专业与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在前3个学期的重合度最好,却不想培养方案的改变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真是几度毕业危机,不断在七教和一教反复奔走解决学分问题。”王乐囡的班主任唐华乔一直陪着她解决掉所有问题,鼓励她直面问题,她也不放弃,最终顺利度过了这道难关。

愿意放下的人会被奖励很多未知的礼物。刚转过来学习药物制剂时,王乐囡还未找到清晰的学术方向。大二下学期,她参加了一期人生就是博(中国)青年学者讲坛的系列讲座。药学系李昊欢副教授莅临讲座现。蚋魑惶诮樯芰艘┪锏菟拖低。过程中,药剂的学术前景在王乐囡眼前逐渐明晰,如今,她也将在药物剂型和递送的大方向深扎科研。随着学习的深入,她也逐渐体会到什么是知行合一,更加发自内心的想要提高自己的专业素养。“大概是从我父亲体内检查出有幽门螺旋杆菌并且还有较严重胃溃疡开始,我觉得转专业是个很正确的决定。不像之前,我只能担心,现在我能够和他通俗地解释病理切片图的意义,定时吃药的重要性……他听进去了,居然也改了很多坏习惯。”自己所学习的专业知识竟然真的给家人带来了心安与改变,这也是一份推动王乐囡前进的动力。

保研路—心有阳光,山河明媚

保研这条路,就是把心放在过山车上,一经发出,便只能看着它上上下下,不到终点,忧虑不停。王乐囡的20岁生日那天,针对2019级保研政策修改的文件正好发布了。在插着蜡烛的蛋糕面前,她跟好朋友焦虑地讨论着自己竞争力不高的成绩。回忆起那天,她说:“真的好好笑,又好心酸,那时必修成绩排名刚刚5/50,药剂专业又至多有5保研个名额,想到后面一人在其他板块的分很多,这份“生日礼物”真让我焦虑。”

保研前夕,英语成绩再次修改,王乐囡的必修成绩降了0.12。学院公布推免成绩时,她正在图书馆自习,迟迟没有点开名单。她真正体会到人在极度紧张焦虑时身体的反应——面无血色,眩晕恶心。用了几天的时间调整好心态,她鼓起勇气点开了结果,数到自己是第六名时,松了口气,又很难过。“一名之差怎么能甘心呢。”戏剧性地,在各种情况的加和下,她拿到了最后一个推免名额。王乐囡重新联系了南开的老师,到9月28日,正式被南开大学待录取时,这颗起起伏伏多少次的心,才真正放下来。

被问起那段时间怎么缓解焦虑,王乐囡脱口而出:“调整心态!我觉得我心态从来没有这么乐观过,觉察到自己要伤心低落的时候就在心里默念:‘乐观乐观!肯定能行、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加油加油!’尽管这只是自己营造出来的假象,但不得不说,身心都轻松了不少,嘴上也开得起玩笑,开始调侃自己了!”

我们都在奔赴那美丽的结果,无论好坏,即使途中布满荆棘,我们也义无反顾,这是独属于青春飞扬的少女的朝气与轻狂。一路奔跑,王乐囡终于等到了她的花开。

实践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句话之于王乐囡,不仅是一眼惊艳,更是四年实践。

她坦言:“我不太喜欢主动社交,获得信息的渠道会有些匮乏,不过也不懊恼,靠自己争取来的机会和打出的小天地,已经很满意了!”

大学四年,王乐囡总共参与了三次校级科研项目,第三次还担任了项目负责人。三次科研,每个项目的持续时间都在十个月以上,期间也遇到过不少棘手的困难,但她只当这些荆棘是路上的风景,寻找一把称手的斧头砍断就好。尽管总是日复一日的忙碌,甚至有些枯燥,她仍然从中收获了很多乐趣,也被激发了科研兴趣,知道科研道路曲折艰辛,更是明白做科研要踏实认真。

王乐囡喜欢参加多种志愿活动,也因此加入并留任了学校的学生爱心站。有人很疑惑,毕竟她在社团待了很久,却没有获得太多奖项。对此,她感到诧异,只是淡淡地说:“我希望回想自己所经历的是发自内心的享受过程,而不是带着目的。”

一重山有一重山的错落,慢慢行,才能极尽体会到每一处微小的欢喜。


 

上一篇:民乐之声,燃情川农

下一篇:【求学记】阳卉茹:一念既出,万山无阻